2020年1月

冬日四则

这个春节基本都在床上度过。

从凌晨1点,到凌晨2点,3点,4点,5点。醒来的时候总是感觉活在梦里,每次夜间我的思绪总是会非常的纷乱。再加上最近小外甥在家里,每天哭哭闹闹,让我觉得十分的烦躁。

疫情开始后,一直呆在家里,都没有出门,我感觉自己已经在发霉的边缘,甚至是已经发霉了?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小时候的事

看到一个新闻,人民日报发的《老人用绳吊孙子下楼救猫》,我突然想到小时候的故事。

有一段时间,父母的感情好像不是很稳定,许是家里欠债,母亲待业,父亲失业引起。那段时间比较压抑。

有一次不小心他们房间门被关上了,他们又没有带钥匙。在想着办法。这里要先介绍下我小时候待的房子。

我家里是三楼阳台的旧房子,父母在三楼,最里面的一间,我们小孩子在二楼,

然后父母两个人就争吵了。我父亲比较奇怪,提出建议,想绑一个绳子让我吊到窗户前,从窗户上爬进去开门。

我妈不赞同。我爸气呼呼的走了。

最后还是没有办法,只能撬门。

现在想想,我发现我爸这个计划很有可行性,但是没有考虑后果,是不行的。三楼还是挺高的。要是一不小心,把我摔下去,我估计现在我也写不出这篇文章。